• 中文/EN

    全球化與一體化視角下的歐洲不平等問題

    | 作者: 崔洪建 | 時間: 2021-04-19 | 責編:
    字號:

      認識歐洲的不平等問題主要有兩個視角,一是不平等問題在歐洲的觀念及其政治和社會實踐。二是將不平等問題作為一個觀察歐洲變化的視角,包括政治和政策變化。

      歐洲的不平等問題有以下基本特征:

      第一,有關不平等問題的理論和主要實踐都起源于歐洲,歐洲也試圖在有關思考和討論上持續發揮引領作用?!白杂?、平等、博愛”三原則具有濃重的歐洲烙印,因此在有關不平等問題的觀念和實踐中,歐洲一直想走在前面。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里涉及到的所有不平等問題,包括收入、性別、年齡、殘障、性取向、人種、族群、階層、宗教、機會等十個方面,歐洲都照單全收,作為其政治話語和政策目標。同時歐洲有關不平等的概念又比較開放靈活和與時俱進,比如歐洲最近熱議的就是“新冠疫情下的健康不平等問題”?!安黄降葐栴}”在歐洲已經成為一個范式,所有涉及資源和利益分配的問題都可以放到其中來進行討論。因此在觀察歐洲的不平等問題時需要一個更寬泛的視角,不能局限在經濟收入和財富分配等問題上,而且現在歐洲對不平等問題的視角很大程度上已經從經濟不平等轉向社會和政治層面。這是一個顯著的特性。

      第二,歐洲是戰后福利國家理論和實踐最充分的地區,討論歐洲的不平等問題具有尤其重要的意義。到目前為止,大多數地區國家采取混合經濟即所謂社會市場經濟模式,實行國家福利和高標準的社會保障則是其分配體系中的基本特征。雖然同為市場經濟,為支撐其福利體系,歐洲國家擁有相較于美國更強的政府干預手段和社會調節功能,并通過稅收和分配制度體現出來,尤其是追求“社會公正”的再分配體系有利于消除基本的經濟不平等。

      第三,討論歐洲的不平等尤其要關注一體化與不平等問題的復雜關系。歐洲也是區域一體化發展水平最高的地區,一體化的理念和實踐與不平等問題關聯度很大,對于歐洲解決不平等問題產生了兩種相互矛盾的作用。一方面作為對共同體的“想象”,減少或消除國家間的不平等是部分國家加入一體化的動力和目標之一。歐盟對于候選國家設定的入盟標準就體現出消除不平等的預設條件,比如一定的經濟發展水平、政治制度、司法制度和社會政策的趨同等。但在加入后,一體化進程本身又會使得一些不平等問題出現固化甚至強化,比如社會政策的趨同會固化甚至拉大各國在經濟競爭力上的差異,平等的人口社會流動也會加劇現實中“人往高處走”的不平等狀況。在歐盟內部的不平衡問題暴露出來后,觀念上平等、政策上趨同和實踐中不平等的矛盾現象引起更多關注,并引發歐洲學界對一體化與不平等問題復雜關系的更深入討論。

      第四,在觀察歐洲如何思考和解決不平等問題的時候,要了解其多層治理之間相互博弈的特性。一體化是大勢所趨,但民族主義、地方主義盛行在歐洲也表現得很明顯,甚至向民粹主義、分離主義發展。地方、國家和超國家三層治理之間既相互對沖又相互促進的博弈關系,是認識歐洲不平等問題的重要背景。

      在了解上述特性后,對歐洲的不平等問題可以有一些基本觀察:

      從政治和社會變遷角度看,歐洲的不平等狀況在加劇。在過去三十年中主要有三個原因加劇了歐洲的不平等狀況,一是全球化與一體化的交互作用,二是體現“公正”的社會和財政稅收制度逐漸失靈,三是技術變革對就業和特定人群的不利影響,并且同時作用在國家和社會層面。技術變革的影響在全球具有普遍性,所以重點考察更具歐洲特性的前兩個方面。

      首先是全球化和一體化的作用。歐洲自我描述為“全球化的失敗者”,失落心理很重,因此歐洲把“管理全球化”和“有序全球化”等口號也喊得最響亮。歐洲在看待全球化加劇不平等狀況上出現三種歸因:一是在國內層面將帳算在主流政治頭上,出現民粹主義的政治訴求和勢力,表現為極右翼和地方分離主義政治興起;二是在地區層面將帳算在了一體化頭上,要清算一體化對不平等狀況的固化和加劇作用,主要表現為要求在維護單一市場的基礎上解決各國發展不平衡問題。三是在國際層面把賬算在世界上其他國家、尤其是中國這樣的新興經濟體搞“不公平競爭”上,主要表現為要明確并維護“歐洲主權”來實現自我保護,重新制定和強化國際規則來保持自身競爭優勢。后兩種歸因體現的就是不平等問題視角下全球化與一體化在歐洲的復雜關系。

      在區域一體化層面,不平等問題集中直觀地表現在2009年歐元區爆發債務危機后,歐洲競爭力最強的德國和“吃勞?!陛^多的希臘之間的激烈爭吵,盡管德國也承認自己是歐洲搞經貨聯盟和單一市場的最大受益者,但堅持認為一體化提供了“機會平等”卻不能確?!袄婢取?。希臘方面的辯護更能揭示出不平等問題的內涵:盡管看上去兩國“機會平等”,但發展起點、社會環境和資源稟賦難以平等。德國有超強的制造業傳統、相對穩定的政治環境、較為和諧的勞資關系,作為創始成員在歐洲單一市場內的先發優勢,因此德國成了歐洲主要的生產者和獲利者,通過單一貨幣和統一市場賺取了大量“外匯”。而希臘恰恰成為與德國對應的消費者和失意者,只能靠借債度日。

      德國和希臘之間的矛盾是全球化與一體化相互作用加劇歐洲內部不平等狀況的縮影?!案粐迸c“窮國”之間的南北矛盾是當前歐洲內部的兩大矛盾之一,它的出現、固化甚至強化,深刻反映出追求平等的目標和制度設計與不平等現狀之間的巨大反差。由于一體化的作用,在區域和國別之間,歐洲的不平等問題有減弱趨勢,最早的一體化以西歐為主體,逐漸向北歐和南歐擴展。在此過程中區域間的收入差距在縮小,一體化給解決收入和財富不平等帶來一定好處,但同時國家之間的差距卻有擴大趨勢。不平等問題在區域比較上有拉平趨勢但國別比較則有所加大這兩種現象同時存在,而且實際情況更加復雜,例如一些中東歐國家在加入歐盟后,收入不平等程度在下降,但在有些入盟時間更早的南歐國家,不平等程度卻在加大。

      體現為“民主”與“非民主”對立的東西歐矛盾是歐洲內部的另一大矛盾,除了表面上的政治觀念、經驗和實踐差異外,其后也有不平等問題的根源:中東歐國家是歐洲一體化的后進者,加入后的最大好處之一是由于經濟欠發達,每年可以從歐盟拿到大量的資金來搞建設,邏輯是要“實現平等”。但在加入歐盟一段時期后,只要經濟保持持續發展,在GDP規模達到一定指標后,又必須拿出財政收入來給歐盟財政做貢獻。從歐洲一體化的凈受益者成為貢獻者,從不平等的“受益者”變為不平等的“受害者”,背后邏輯都是要在不平等的現實中追求平等目標。但對于一些即將達標的中東歐國家波蘭、匈牙利、捷克來說,對歐盟的經濟貢獻很快就要與西歐國家“平等”了,但在政治權力、談判權能上還“不平等”,因此要提前通過與歐盟機構和西歐國家的博弈來實現權力擴張和權利維護。

      在國內層面,一體化帶來的競爭力失衡問題與社會和財政稅收制度失靈相互糾纏,進一步放大了不平等問題。歐盟實行統一市場但各國在社會、財政和稅收政策上保持獨立,各國可以利用稅收制度來彌補競爭力的不足。例如上世紀九十年代后期愛爾蘭經濟崛起,很大程度上就是利用了優惠的稅收政策吸引歐洲內外的大企業尤其是美國高科技企業的投資拉動;又比如德國經濟的持續繁榮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施羅德政府推行的勞動力市場改革。這種利用稟賦和政策差異來提升競爭力的做法在不平等問題并不突出的情況下受到容忍,但2009年開始的債務危機成為分水嶺,歐洲各國和歐盟都試圖改變這種狀況,這成為歐洲應對全球化和一體化帶來的不平等問題的轉折點。

      2008年前歐洲經濟中速增長,內外環境都是比較好的時期,歐洲的收入和經濟不平等,但2008年開始受美國次貸危機拖累并陷入歐元區債務危機,一病十年,一些歐洲國家的經濟總量到現在還沒有恢復到2008年以前的水平,這就加劇了國內階層之間的不平等狀況,一定程度上代表改革訴求、要求調整利益分配格局的民粹主義政治應運而生?,F在歐洲的民粹政治主張實際上是認為原有的福利政策、稅收制度的調節手段以及失靈,解決不了不平等問題,因此需要找到一種政治解決方案,也就是進行政治和經濟改革。但歐洲改革的路徑是在不破壞原有政治體制的前提下,政治生態和政黨結構發生變化,比如傳統左右翼共治正在瓦解,政治碎片化和極化現象加劇。法國傳統的左右翼政黨同時衰落,馬克龍以中間改革派自居,表面上非左非右,但在政策上是又左又右、時左時右。民粹政治要求在各個層面解決不平等問題,尤其是民眾的普遍“獲得感”問題,不僅包括經濟、收入和其他基本權益方面,也涉及到身份和政治上的不平等。在國內改革的驅動下,歐盟層面也以解決公平競爭為名開始削弱各國在社會、財政和稅收政策上的差異,尤其是在債務危機背景下,歐盟通過厲行反壟斷法和嘗試協調各國財稅政策,比如通過對大企業的巨額罰款來削弱愛爾蘭等國的優惠政策、通過要求德國設定最低收入標準來迫使其轉向國內消費并削弱其出口產品競爭力等。同時開始推進“社會歐洲”理念和政策,嘗試將一體化深入到養老金等社會保障領域。

      應對和解決代際不平等是觀察全球化和一體化對歐洲不平等問題影響的另一個視角。近兩年歐洲政治的一個很大變化是綠色政治的興起,一定程度上是在傳統的中間政治解決方案失效以后,尋求解決“資源環境不平等”的新型左翼政治形式。綠色政治崛起的主力是歐洲年輕人,尤其在德國、法國、英國等西歐發達國家很有市場,已經成為一種時尚和潮流。歐洲在現有政治體制和政策范圍內解決不了不平等問題,所以實現了一種中間政治共識分裂、重新走向兩翼的轉移。這種轉移也是歐洲政治極化現象的反映,傳統的中間政治很可能會被新的左右翼政治替代。一些現在被貼上民粹標簽的極右翼政黨,今后會慢慢修正然后取代傳統右翼;而以綠色政治為代表、以年輕人為主力、想要解決代際不平等問題的政治勢力比如綠黨等,會以新的左翼形態成為歐洲政治主流。因此歐洲的不平等問題和想要解決它的努力,一定程度上正在重新塑造歐洲的政治形態和邏輯。

      同時,歐洲應對不平等問題的方式和路徑正在產生溢出效應,這對于世界政治的研究來說尤其具有重要意義。歐洲認為自己遭遇到了不公正的國際競爭,因此一方面提出應對氣候變化、發展綠色經濟的“再平衡”的應對方案,并把這些方案提升到國際規則層面;另一方面從“平等”概念出發,在可持續發展、經貿合作等領域提出了“對等”概念和相應的規則設計,并將其付諸對外政策和國際談判中。比如在處理和中國關系時,“對等和公平”成為歐洲的原則:一方面要設法摘掉中國“發展中國家”的帽子,在身份上和歐洲“平等”,進而在利益格局中尋求“對等”,要求中國提高社會保障和勞工權益,以此來削弱歐洲不具備的競爭優勢。

      在對歐洲的觀察和研究基礎上,最后可以做一些理論上的思考。

      首先,不平等作為現狀容易察覺并被定義,但平等作為觀念難以界定并實現。在歐洲強調不平等問題的以非政府組織和知識分子群體居多,但到了政治和政府層面,則是以公平為主要話語。但平等和公平之間到底是什么關系?究竟哪一方才是上帝視角?

      其次,平等和包容之間的關系問題。歐洲這兩年面臨很大的問題是族群不平等。歐洲沒有出現類似美國“黑命貴”那樣的極端的社會撕裂和族群對立現象,但面臨的族群問題更加復雜。歐洲國家和一體化的主要政治目標是在多樣性上尋求一體化,多樣性本身蘊含著不平等或不公平,但一體化并不必然導致平等和公平。因此反映在族群問題上則經歷了從“文化多元主義”的失敗到當前民粹興起的變化,目前在兩者之間還很難找到平衡。這或許可以說明平等和包容之間存在著某種悖論。

      最后,理論向左、實踐向右的問題。目前歐洲的政治現狀是在解決平等和社會公正的迫切需要下,歷來主張社會公正、提倡機會平等的左翼政治卻正處于急劇衰落的時期,而發展最快的是被貼上民粹標簽的極右翼勢力。理論上都在要求解決不平等問題、實現各種平等,要反對歐洲的政治右傾,但在實際中卻是另一番景象。如何認識這種看似矛盾的現象并找到其后的邏輯,是今后需要重點關注的理論和現實問題。

     ?。ù藓榻?,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研究所所長、研究員,原文載《世界政治研究》2021年第1輯)

    0
    亚洲AV无码一区二区二三区,亚洲无线码高清在线观看,久无码久无码av无码,亚洲中久无码永久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