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EN

    “修復”與“重塑”之間的歐美關系走向

    | 作者: 崔洪建 | 時間: 2021-04-19 | 責編:
    字號:

      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在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中擊敗特朗普獲勝,這一結果將對歐美關系產生重要且復雜的影響。在特朗普執政期間,歐美“跨大西洋同盟”關系受到嚴重沖擊,因此拜登上臺在政治上符合歐洲對于“去特朗普化”的期待。但從美國政策環境、歐洲自身變化以及歐美關系的現狀來看,盡管拜登團隊在對外政策主張中提出要“修復同盟體系”,因此“重塑”歐美關系更符合雙方的政治現實和國際格局的變化方向。

      一、歐美關系將出現“回暖”跡象

      拜登當選符合歐洲多數國家、歐盟機構對美國政治政策變化的期待,短期內雙方會出現政治上“相向而行”、政策上加強協調的動向,除加快政治合流與外交協調外,歐美也將在經貿領域尋求緩解摩擦、共商規則,并在抗疫、氣候變化等多邊事務上重啟合作。

      (一)歐美將加強政治合流與外交協調。拜登當選被多數歐洲國家視為美國政治回歸建制派傳統,有利于歐洲抑制內部民粹勢力向特朗普借力,緩解在政治上被“特朗普化”的憂慮,因此會加強在“捍衛西方民主”旗號下的政治合流,并在國際關系中提高意識形態聲調。歐洲輿論對拜登所謂召集“世界民主峰會”的倡議給予關注和炒作,并將其視為西方進行“政治集合”、展現“政治團結”、打造“價值觀同盟”的機會。在美歐政治合流背景下,雙方在外交領域將出現聯動態勢,在“反對集權統治”、“捍衛國際規則”以及“維護人權”等名義下進行協作,國際政治中的意識形態對抗色彩將更加濃重。此外,歐美將開啟抗疫合作,在美重返世衛組織、逐步解除人員往來限制、疫苗研發合作等方面進行協調。

      (二)歐美經貿摩擦將部分緩解。特朗普執政期間歐美經貿領域矛盾集中爆發,歐方無法通過美兩黨矛盾施加影響,也無力與美國持續開打關稅戰,在鋼鋁稅、航空補貼報復征稅以及世貿組織爭端裁決機制問題上全面被動。盡管美國民主黨也以經濟民族主義為綱反對自由貿易,但拜登團隊“從經貿規則入手協調盟友”的主張與歐方形成呼應,歐方將以航空補貼對等征稅為籌碼,積極謀求對美國施加影響。預計拜登政府上臺后,歐美會先借撤銷航空補貼征稅營造氛圍,進而在鋼鋁稅和世貿組織改革問題上尋求共識,數字稅分歧也將盡量尋求在OECD框架內以談判方式解決。在能源領域,歐盟綠色產業布局與拜登“綠色新政”有契合點,歐美頁巖油氣與新能源轉型之爭將出現緩解,短期內美國或暫緩但難以完全撤除對北溪-2管道項目的制裁。

      (三)歐美在多邊及地區事務中合作空間增大。拜登政府宣誓要重返氣候變化巴黎協定,被歐方視為美國重回多邊體系的“重大象征”,也符合歐方借拉攏美國在該領域發揮“引領作用”的目標,2021年英國格拉斯哥氣變大會將成為歐美“聯手塑造氣變格局”的重頭戲。在歐洲安全問題上,拜登政府仍將維持盟國軍費開支GDP占比2%的北約政策,但會以應對俄羅斯威脅為由重申對歐洲的安全承諾,并在催繳軍費問題上采取與特朗普不同的策略。美歐將試圖在北約框架內緩解土耳其及東地中海問題,伊核問題也將出現緩和跡象,拜登政府可以暫停對伊朗制裁換取歐方信任,但美國很難重回“伊核協議”,而將試圖提出“替代方案”并拉攏歐方對伊朗施壓。

      二、歐美關系難以“修復”

      盡管短期內歐美關系將有改善跡象,但雙方合作的政治基礎脆弱,歐美在戰略目標、經貿競爭以及安全關切上的矛盾,已成為相互關系中的結構性因素。雙方借拜登上臺進行政策調整或可治標但難治本,歐美關系難以“修復如初”。歐美在維持關系基本面的基礎上對雙邊利益格局、互動方式進行“重塑”將是更為現實的出路。

      (一)“修復”歐美關系的政治基礎脆弱。美國對歐政策實現全面“去特朗普化”及部分“再奧巴馬化”,是拜登上臺后美歐關系能“修復如初”的政治基礎。但從美國國內政治形勢分析,特朗普對歐政策目標如改善貿易平衡、縮減對外軍事投入等具有較強的民意基礎,并在民主共和兩黨之間有基本共識。拜登上臺后將面臨抗疫、經濟和社會分裂等國內優先議題,又受困于兩黨分據參眾兩院的格局,如不能將選前承諾落實為跨黨派的對歐政策共識,就難以進行有效的政策調整,難以取信于歐洲,歐洲對美國的疑慮將重新抬頭,雙方合作的政治基礎將更加脆弱。

      (二)歐美戰略目標難以協同。近年來歐美關系生變的背景之一是自奧巴馬時期以來美國推行全球戰略轉向和調整,導致歐洲被迫面對其在美國戰略中地位下降、資源投入減少和安全保障削弱的困境。拜登有關“重視盟友關系”的表態讓歐洲感到受重視程度提高,但難以改變美國將亞太地區作為其長期戰略重心的現實,難以改變美國繼續從歐洲及其周邊的中東地區收縮戰略資源、減少安全投入的長期趨勢。同時,在美國繼續專注于與中國競爭的前提下,拜登“團結”歐洲的目的是進一步將其作為戰略工具加以利用。在當前歐洲內部問題纏身、周邊環境惡化的形勢下,歐洲不會甘心被美國白白利用,將以歐美關系中的利益置換作為條件。

      (三)歐美安全關切難以同步。特朗普時期美安全戰略調整在歐內部及周邊引發地區安全結構變化、安全挑戰增大及北約內訌等問題,歐方對拜登政府有協助解決敘利亞、利比亞沖突、在北約框架內解決土耳其問題以及重返伊核協議等期待。但確保北約軍費開支水平、讓歐洲承擔其周邊安全責任仍將是拜登政府對歐安全政策主軸,這將對歐洲堅持“戰略自主”、加強防務能力形成持續刺激,美歐安全關切難以同步。同時,法、德等歐洲國家開始出臺各自的“印太戰略”,體現出在亞太地區對美國的戰略附和,但其基本考慮仍是出于維護經濟利益,難以在安全關切上與美國協同。

      (四)歐美經濟的結構性競爭難解。在貿易問題上,拜登以抗疫和提振美國經濟為首要執政目標,將增大對制造業投入和支持,客觀上將使美歐制造業競爭持續并擴大歐(德)美貿易順差。在經濟理念上,拜登將延續特朗普的反自由貿易政策,其主張包括政府擴大購買本國產品,加大技術研發投入并實行“供應鏈審查”,其本質仍是強化“購買國貨”政策,凸顯偏離全球化的立場。因此盡管美歐可能加強對第三方的經貿規則協調,但美歐之間的理念與規則競爭難以避免。歐洲已建立起較為堅實的貿易防御+投資審查+競爭監管三重規則防護體系,并與“綠色新政”和“數字經濟”戰略以及“最低工資保障”政策等相互配合,以確保歐洲“經濟主權”。因此盡管美歐可能轉入談判軌道,但在數字領域的對抗將持續激化。

      (五)歐洲將建立“平等伙伴”作為“重塑”目標。對于在拜登執政后,是以“修復”還是“重塑”來作為歐美關系的目標,在歐洲內部的親美派和“戰略自主”派之間有較大分歧。為避免內部分歧擴大并在對美關系中贏得主動,歐盟在其新近出臺的“新大西洋議程”中,根據拜登團隊提出的美國政策優先目標,開列出歐美進行戰略對接和政策合作的菜單,從抗疫、政治、地區事務、經濟、技術和氣候變化再到如何“應對中國”,提出了多項機制、政策和行動建議。歐洲在“重塑”歐美關系中主動出擊,主要目的是“以合作方式向美國要價”、“以主動姿態爭平等關系”。歐洲對美國的政治期待和合作要價能否得到積極回應,還要看拜登團隊何時、以何種方式作出何種回應。在歐美第一輪互動后,未來“跨大西洋關系”的重塑方向和路徑將更加清晰。

     ?。ù藓榻?,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研究所所長、研究員,原文載《現代國際關系》2020年12月20日)

    0
    亚洲AV无码一区二区二三区,亚洲无线码高清在线观看,久无码久无码av无码,亚洲中久无码永久在线观看